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餐厅机器人技术在市场开发,生产制造,质量控制到销售服务体系的目的是为了使餐饮售卖机器人材料设备,技术,人力上得到总体优化及充分利用。

打造一站式精酿啤酒设备

全世界10家最顶尖的餐厅(机器人餐厅有发展前景吗?)

作者:易秋      发布时间:2021-08-21      浏览量:83857
全世界10家最顶尖的餐厅赶紧把分给一楼你不会是中奖了吧!!!1.墨尔本:花鼓餐厅(The FlowerDrum)这家餐厅的外表并不起眼。不过,在你坐下来品味餐厅的中国美食时,也许能碰上英国安德鲁王子和他的随从在此用餐。许多人可能会质疑餐厅的

全世界10家最顶尖的餐厅


赶紧把分给一楼

你不会是中奖了吧!!!
1.墨尔本:花鼓餐厅(The FlowerDrum)
这家餐厅的外表并不起眼。不过,在你坐下来品味餐厅的中国美食时,也许能碰上英国安德鲁王子和他的随从在此用餐。
许多人可能会质疑餐厅的虾饺——李子般大小的虾饺并不符合中国地道点心的做法。不过,凡是品尝过的人都会喜欢餐厅的创新口味。美食评论家一致认为,这是餐厅最出彩的一道点心。
无论是餐厅的装饰、服务或是菜单,花鼓都采用了一种纯粹的中式风格。餐厅的创立者兼现任餐厅顾问古尔伯特·罗(GilbertLau)一直密切关注着花鼓的运营。餐厅以经营粤菜为主,不过,顾客还可以在此品尝到美味的北京烤鸭。
富丽堂皇的装饰风格彰显出顾客的尊贵身份,而菜式则坚持选用澳大利亚最上乘的原料。
裹着辣酱的四川对虾个头饱满,肉质鲜美;澳大利亚最好的牛肉让人回味无穷;国王岛的软壳蟹则是餐厅最受顾客喜爱的一道菜。
而花鼓的经典粤菜,如烤扇贝、椒盐墨鱼、鱼翅等则完全秉承了广东地方特色,餐厅低调而周到的服务方式更是无可挑剔。
相较之下,花鼓的甜品比较内敛:简单的薄饼浇上香甜可口的芒果汁,配以新鲜芒果,简单而清爽。
2.悉尼:本纳隆角纪尧姆餐厅(Buil-laumeatBennelong)
著名厨师纪尧姆·布拉希米(BuillaumeBrahimi)所建立的本纳隆角纪尧姆餐厅位于悉尼歌剧院旁边。这家荣获过多个奖项的餐厅不仅是纪尧姆的家,也是悉尼城内最热门的餐厅。
如果你不仅把这座新月形的现代建筑视为后现代主义的杰作,或是进入歌剧院前的中转站,那你就错了——一些用餐者甚至放弃了芭蕾舞首演的贵宾票,只是为了在餐厅里多坐一会儿。
对于喜欢澳大利亚海鲜的饕餮之士来说,纪尧姆餐厅无疑是一个美食的天堂:新鲜的意大利宽面配上昆士兰扇贝,再加上摩顿海湾烤昆虫和蓝海蟹柳清汤,简直无可挑剔。
餐厅的甜品也非常有特色:香辣生梨奶油千层酥带给人美妙的口感;牛乳中加入振子、杏任和草莓,香浓甜美。
纪尧姆餐厅的菜式属于典型的新澳大利亚风味,融合了地中海和南太平洋的特色。难怪澳大利亚的一线明星、政治家和名模都纷至沓来。
3.牛津郡:四季农庄餐厅(LeManoirAuxQuat’Saisons)
世界顶级名厨雷蒙德·布兰克(RaymondBlanc)并不能算是烹饪界的新星。20年来,这位魅力非凡的法国人始终在牛津郡那座建于15世纪的四季农庄餐厅的厨房里忙碌工作。如今,四季农庄餐厅已被纳入东方快车特色酒店的行列。
四季农庄餐厅坐落于鲜花盛开的大花园内,餐厅所选用的部分原料来自于庄园占地超过80亩的蔬菜园内。布兰克将英国传统的自产自销和当代法国的烹饪艺术完美结合,形成了餐厅的独特风格。
与新生代的厨师不同,布兰克坚持烹饪最纯正的法国美食。这也是餐厅最大的特色之一。维多利亚·贝克汉姆(Victoria Beck-ham)、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和克里夫·理查德(Cliff Richard)等名人都是这里的常客,而已故的戴安娜王妃更是餐厅的忠实顾客。
菜单由7道菜组成,包括鹅肝、辣味鸭和腌樱桃等。餐厅的馄饨非常特别:用鹌鹑蛋、菠菜、鲜香的菌类和奶油鸡做成馅料,美味可口。上乘鳎沙和蟹肉的鲜美相互交融,配上格乌兹塔明那的特制酱料,让人欲罢不能。
而布兰克独创的薄荷芒果汤和巧克力软糖配开心果冰激淋则是餐厅最具特色的甜品代表。新鲜的美食加上新鲜的空气——营造出宛如置身梦境的浪漫感觉。
4.圣塞瓦斯蒂安:阿萨克餐厅(Arzak)
阿萨克餐厅位于西班牙比斯克的沿海小镇圣塞瓦斯蒂安,家族庄园的外表非常普通,常常被人忽略。不过,对于这家著名的现代西班牙餐厅来说,那不过是一种巧妙的掩饰而已。
30年来,餐厅的主人朱安·马里·阿萨克(Juan Mari Arzak)和他的黑发女儿埃莉娜(Elena)带领着餐厅的整个团队获得了许多荣誉,不断给全球的饕餮之士带来惊喜。餐厅位于一座19世纪90年代的乡村建筑内,内敛低调的欧洲装饰风格彰显传统的优雅气质,不过,阿萨克为顾客提供的则是最现代的美食。
翻开阿萨克的菜单,一定会让你惊喜不断。鲜嫩的羊排上盖着金色的咖啡沫,宛如裹着一层薄纱,并以爽口的酱汁相配。而巴斯克特产的风尾鱼就像大颗的银色泪滴,外面包裹着透明的神秘“外衣”,口感独特。
阿萨克餐厅的甜品也常常出人意料:索马里特产坚果压榨而成的冰冻汁,配上冰镇的乳类饮品,是夏季最受欢迎的甜品。而乡村奶酪冰激淋或者巧克力汉堡也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在西班牙,EI Bulli餐厅的名厨艾达里安·费利亚(Adrian Frerria)被誉为西班牙当代美食的王子,而阿萨克则堪称西班牙当代美食的国王。
5.摩纳哥:路易十五餐厅(LouisXV)
亚兰·杜卡斯(Alain Ducasse)所建立的路易十五餐厅具备了全球顶级餐厅所需的一切元素:非风魅力、高贵气质和纯正的高卢装饰风格。欧洲贵族、社交名流和法国影星都是餐厅的常客,他们似乎对路易十五的摩纳哥美食情有独钟。
去餐厅就餐的时候,一定要盛装出席。否则,你的光芒会被餐厅华美的装饰掩盖:高雅的壁画、奢华的水晶吊灯,每一处的细节设计都体现着餐厅主人的心思。
路易十五的餐单尊贵但不浮夸。普罗旺斯美味与独特的乡村风味完美融合于其中,配上杜卡斯家乡特产的蔬菜,芳香四溢,让人垂涎。餐厅坚持选用北部大草原的利穆赞小牛肉,或者比利牛斯山的小羊羔,纯正的法国风味让许多顾客难以忘怀。
杜卡斯还将自己的创新拓展到了面包上。不过,6道菜下肚之后,也许你的胃部已经没有空间了。虽然每餐的价格高达335美元,不过,结束的时候,你会发现物有所值。
6.伦敦:高登·拉姆西餐厅(Go旧onRamSey)
在烹饪界,坏男孩拉姆西(Ramsey)的精湛厨艺和他的暴躁脾气一样出名。最近,拉姆西举行了一次厨艺展示会,而他在会上再次发狂,使得平日里不苟言笑的英国前议会成员当众落泪。
高登·拉姆西是他开设的第一家餐厅,餐厅就隐匿在皇家医院大街的居民区内。对于喜欢温馨气氛的食客来说,这里无疑是个好地方。
餐厅面积不大,但却是同类餐厅中最出色的一家。高登·拉姆西餐厅的招牌菜包括外形古怪的奶油卷心菜配苦可可酱和海蜇虾饺。由7道莱组成的重量级菜单中还有一道独特的鱼——柔软鲜美的鱼肉放在切碎的蔬菜上,拌以香浓的酱料。另外,餐厅还专门为注意体重的顾客准备了一份5道菜组成的菜单。
餐厅的价格自然不会便宜,这里毕竟是伦敦。不过如果能有机会和戏剧界、时尚界和媒体的明星一起用餐,谁又能抵御如此诱惑
高登·拉姆西的甜品也相当不错,不过餐厅的奶酪不得不提——餐厅陈列着40种不同的奶酪,每一种奶酪的旁边还有专家的详细解释。
7.伦敦:Nobu餐厅(NobuLondon)
10年前,松久信幸(Nobu Matsuhisa)凭借其独创的日本料理在烹饪界一举成名。在此期间,餐厅已经从伦敦扩张到了洛杉矶。
著名影星罗伯特·德·尼罗(Robert RNro)在洛杉矶Nobu餐厅用餐时对餐厅的菜式赞不绝口,而这也成了餐厅发展的首次重要突破。如今,德·尼罗和纽约的餐饮业主德鲁·尼波特(DewNeporent)都成了松久信幸的商业伙伴。
松久信幸吸取了传统日本料理的精华,并在其中溶入了新世纪美食的精致艺术,形成了Nobu餐厅的完美风格。从餐厅创立至今,黑色鳕鱼配日本大豆面酱的做法一直让许多美食评论家疯狂不已。
当然,经典的日本料理是菜单的主角:大虾天妇罗卷、季节性和牛肉,以及中午供应的定食午餐,都是餐厅的招牌菜。而黄尾生鱼片加墨西哥胡椒则是厨师的创新之作。
Nobu餐厅的甜品打破了传统的制作工艺,让人欲罢不能。甜甜的热巧克力酥饼里裹着清香爽滑的绿茶冰激淋;高尔夫球大小的甜甜圈外面裹着巧克力和开心果,配以杏仁冰激淋,品尝一口,唇齿留香。
诺布餐厅采用艺术手法,将东西方不同的口味完美融合,给顾客带来了耳目一新的美食新体验。
8.巴黎:乔·卢布松(L’ateLierDe JoelRobuchon)
1996年,名厨乔·卢布松(Joel Robu-chon)宣布退休,不过没有人相信他的决定。果然,2003年,卢布松在巴黎新开了一家餐厅。他的复出并没有让人们感到惊讶。这家餐厅打破了高档餐厅正式的用餐模式,完全摒弃了矜持做作的传统用餐方式,营造出一种轻松舒适的就餐氛围。和善的服务生会主动与顾客交流,乔·卢布松也会在餐厅与不同的用餐者交谈,以了解菜肴是否符合顾客的要求。餐厅的特色菜是煎银鳕鱼,而在灼热的烤架上烤制的菜肴则是大师独创的特色之作——他经常去西班牙旅游度假,并从当地美食中汲取了创新的灵感。
9.洛萨斯:EIBuⅢ餐厅(EIBuⅢRose)
阿萨克将西班牙美食带入了新世纪,而同为西班牙名厨的艾达里安·费利亚(AtrianFrerria)则成了全球美食的英雄人物。
费利亚非常具有独创精神。它并不是专业的厨师,而是半路出家的实验室研究人员。由他独创的西班牙现代美食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餐厅特色的玉米饼、小馅饼和洋芋团都是享誉全球的西班牙美味。
EIBuⅢ餐厅位于“陡峭海岸”(CbstaBrava)。餐厅主人费利亚就是在那里创作出了“泡沫”食品——将各种美味打成香浓可口的泡沫。
餐厅的菜式带给顾客一种难以置信的美味体验:鹅肝清汤加上鲜美芬芳的罗望子,再配上西班牙煎蛋——以马丁尼酒杯为容器,上面盖着一层土豆泡沫。
除了创新的西班牙美食外,顾客还可以在这里品尝到经典的西班牙菜肴。而餐厅的甜品更是让人惊喜不断。各种各样的甜品,包括黑美圆筒冰激淋、藏红球、玫瑰球和薄荷果冻等组成了让人垂涎欲滴的大拼盘。
去年5月,费利亚和朱安·马里.阿萨克都在马德里为西班牙王室婚礼掌勺,并获得了一致好评。
10.加利福尼亚:“法国洗衣房”餐厅(French Laundry Yountville)
餐厅位于著名的葡萄酒之乡纳帕谷,是全球最顶尖的餐厅之一。
餐厅的主人托马斯·科勒(Tomas Keller)非常和善,而他的独门法国菜吸引着大量的顾客。不管是在好莱坞或是香港都有着餐厅的忠实顾客,所以,仅有的17张餐桌始终座无虚席。
很少有人能够抵御餐厅9道菜菜单的诱惑,这份独一无二的菜单中包括入口即溶的水煮龙虾和多汁美味的小块羊肉等。如果你觉得这份菜单太多了,还可以选择5道菜组成的套餐。
清淡可口的吞拿鱼尼斯色拉、香味浓郁的龙虾,表现出托马斯·科勒在经典法国菜中极简主义的风格——这也是·餐厅最大的特色。当然,素食主义者同样可以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美食——套餐的9道菜中都没有肉类,可以放心品尝。
餐厅的甜品似乎已经超越了法国本土的水准。特别的巧克力奶油简直让人欲罢不能,所以,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健康问题。


机器人餐厅有发展前景吗?


可以说机器人餐厅很有发展前景。“我们设想的是一个高技术、共同协作的未来,机器人厨房助手和员工肩并肩一起工作,这样顾客就可以随时享用美餐。通过将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相结合,通过将餐厅员工的需求和希望联系起来,我们希望能在这个行业掀起一场复兴。”

Eatsa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餐厅公司,通过iPad接受订单,并通过自动化机器分发食物。到目前为止,Eatsa始终在使用这项技术,在自己的餐馆里为健康食品爱好者提供藜麦炒饭。但该公司上周五宣布,将于下个月将机器人平台扩展至快餐休闲连锁餐厅Wow Bao。

在总部位于芝加哥的Wow Bao餐厅,你可以通过它的应用或者在现场的小亭子里订购喜欢的美食。但通过Eatsa的技术,你还可以从点着LED灯的小隔间里收集你的食物,灯上可显示你的名字。在小隔间的前面有个较大的屏幕可显示文字内容,告诉你自己的订单什么时候开做了,什么时候你可以通过双击盒子来领取你的食物。

对于Eatsa来说,这是一个快速的转变。就在几周前,它还宣布关闭了全国七家餐厅中的5家。该公司现在将重心转向提供自动化技术,将其作为一个平台,提供给其他餐厅,比如Wow Bao。

将人工智能、个人屏幕、机器人技术,以及(最重要的是)饥饿的消费者不愿意与人类互动这些因素相结合,促使Eatsa的转变成为可能。这是一种缓慢进步技术的一部分,它改变了我们外出就餐甚至是用餐的体验,这都要归功于快递技术的进步。

今天,Eatsa的概念似乎有些奇特,但零售咨询公司McMillan Doolittle的高级合伙人尼尔·斯特恩(Neil Stern)表示,我们预计会看到更多这样的技术出现。他说:“隐藏订单和通过小隔间传递信息是否合理?也许不是。但Eatsa确实提出了未来的愿景,并且将这被复制或不断加强。”

12月1日,第一家采用Eatsa技术的Wow Bao将在芝加哥的黄金海岸社区开放。通过这项技术,Wow Bao计划在2018年将其店面数量翻倍。该公司目前拥有7家门店,包括在机场、大学校园、酒店以及体育场内等。

Wow Bao总裁杰夫·亚历山大(Geoff Alexander)表示:“当我第一次听说Eatsa在旧金山开业时,我就跳上了一架飞机过来看它。” 亚历山大称赞这项技术既有趣又高效。他说:“我马上就知道,Eatsa将是融入我们未来店面的完美技术。”

机器人属于厨房吗?在Eatsa以及Wow Bao门店中,机器人技术在餐厅里是最重要的,它为顾客提供服务,为他们提供一种随叫随到的体验。在其他餐厅,机器人仍被严格限制在厨房里。

在旧金山的Cafe X和Zume,机器人分别制造拿铁和披萨。加州初创公司Miso Robotics已经开发了一款名为“Flippy”的厨房助手机器人Flippy,该机器人将于2018年初在加州的一家餐厅制作汉堡。

Flippy并不只是掌握了翻转操作。它还利用计算机视觉来追踪烧烤的肉饼,把它们变成一种完美的中等大小的食物(或者被做成汉堡),并确保它们能安全被烤熟。这个机器人是由现成的部件组成的,比如传感器、摄像机和机械臂。剩下的工作是人工智能完成的,它可能会被训练去完成其他的厨房任务。

Miso Robotic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大卫·兹托(David Zito)说:“我们的AI软件美妙之处在于,Flippy能够学习最需要的任务,让它具有灵活性和适应能力,可以适合所有厨房,而不仅仅是快餐店。”

这对餐馆来说可能是件好事,但对于餐馆员工来说,这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好消息。不幸的是,对于任何一个油炸食物的厨师来说,餐饮业的人员流动率都很高。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去年这个行业的流动率为76%。因此,业主和经理们正在寻找更稳定的替代方案。

今年早些时候,旗下拥有肯德基、必胜客和塔可钟的百胜餐饮集团首席执行官格雷格·克里德(Greg Creed)对CNBC表示,他预计到2020年代中期,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机器人承担人类角色从事的工作。但他也为厨房工作人员提供了一些保证,他指出,完全自动化餐厅将是“非常困难的”。

他说:“在使用自助终端和移动订购方面,我认为这部分过程将会改变。制造零件?我觉得我们还离之尚远。”甚至连在厨房里使用机器人的兹托也说,他相信人类将继续在机器人革命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